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正文

中国节|疏影:冬至已至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疏影    日  期:2020年12月21日     


 

 

冬至已至。不知道昆明湖上是不是又结了冰?

订婚那一年冬天,我们去了北京颐和园。那天阳光灿烂,但是寒气凛冽。你牵着我的手,我们走在结了冰的昆明湖上,湖边的垂柳,树木,碧瓦朱檐的亭台楼阁,古朴的十七孔桥,还有对岸的万寿山在阳光下呈现出别样的美丽。慢慢地我开始胆怯起来,每走一步,似乎听到脚下的冰层在喀喀作响。战战兢兢走到湖中央,突然想起小学课本里罗盛教跳进冰窟窿救朝鲜女孩儿的故事,心惊胆颤地再不敢挪动步子。你笑着说:“不要怕,你要是掉下去了,我就是第二个罗盛教。”你脱下黑色大衣披在我肩上,然后蹲了下来,“我背你。”看着远处寥寥的游人,我犹豫着,你笑起来:“谁不知道猪八戒背媳妇啊,谁要笑谁笑。”两个人的重量是不是更危险?心里发怵,你轻拥着我,伏在我耳边,你说:“今天是你的生日,要勇敢哦!”正是夕阳西下之时,湖面勾勒出的一条条雪线和晶莹剔透的冰棱,与远处暖暖的夕阳交织在一起,如梦如幻。

那天冬至,正是我的生日。

记得小时候过生日,最盼望的就是老爸煮的白煮蛋,和老爸那句说了千万遍的话:“娃儿,生日吃了白煮蛋,一年一滚就没病没灾顺顺当当地过了哦!”再长大一些,就盼着生日可以穿缀有花边的新衣服,发梢能结上漂亮的蝴蝶结了。再然后就期待有生日蛋糕有蜡烛有鲜花有祝福,有心仪的人送一件蕾丝花边睡衣,一挂粉色风铃或者可爱的洋娃娃甚至只是一枚发夹一枚别致的胸针。其实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你那一大捧腊梅和一束束红玫瑰黄玫瑰粉色玫瑰和白玫瑰,那是爱情的香气,旖旎醉人。

那一年冬天,我们去看“意大利文艺复兴绘画巨匠画展”。你指着墙上的画问我:“你能看出来达芬奇《蒙娜丽莎》的玄妙吗?”我摇摇头。你说:“世人都说达芬奇创造了蒙娜丽莎的微笑,但事实上不是,在这幅画的背后还有两个蒙娜丽莎,第三个‘隐藏的肖像’最令人惊讶,她们都隐藏在蒙娜丽莎的微笑背后。”我疑惑地盯着画看了又看,佯装生气地说“好哇,你带人家来看画展,原来是来当先生考人家的啊?”你笑起来,说:“难道我不是你先生么?有人说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画的是他母亲,又有人说是他最心爱的女人,蒙娜丽莎是世界油画界一个永远的谜。”看了看我,你沉思着自言自语:“每次看到这幅画,我都在想,我这一辈子一定要画出我的‘蒙娜丽莎’!”那一年冬至,你为我画了肖像素描,你说:“这是我的‘蒙娜丽莎’,生日快乐!冬至快乐!”从此,这幅肖像成为我一生中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每年立冬的时候,你就开始筹划我的生日了,准备生日礼物,定制蛋糕,煮白煮蛋,祝酒,唱生日歌,陪我看电影看画展听音乐会,或者背上画板找一个安静的小山村去写生。你说,按照中国古人对天文的认识,冬至是一年开始的第一天,你就随着日历一天比一天健康美丽。   

是啊,冬至,我的生日,冥冥中这是不是上苍的厚爱?

冬至,俗称“冬节”或“亚岁”。《汉书》记载:“冬至阳气起,君道长,故贺。”官府要举行盛大的“贺冬”仪式,皇帝有隆重的“冬至郊天”祭天大典,民间有祭祖和向父母长辈拜节祈福,还有互赠美食的“拜冬”礼俗。记得小时候,天津支内来重庆的邻居任阿姨,冬至总会端来热腾腾的北方水饺,而母亲总会还礼自己亲手推磨的甜糯糯的汤圆。每到冬至,人们或呼朋唤友酒至微酣,或在家为父母烫一壶绵香醇厚的老酒围炉夜话,或相聚KTV唱歌跳舞举杯同欢,千家万户阖家团聚,描绘着一幅幅动人的冬至“九九消寒图”。

北方的水饺,老北京的馄饨,潮汕汤圆,东南麻糍,台州擂圆,合肥南瓜饼,宁波番薯汤果,滕州羊肉汤,江南米饭,苏州酿酒香飘冬至。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解放碑的顺庆羊肉。每年冬至,你都会带我去顺庆羊肉馆喝羊肉汤。那时候的顺庆羊肉馆不宽敞也不豪华,但是这个百年老字号底气很厚。每次去都要排队等候,看着厨师把羊骨头扔进大锅里熬汤,再将新鲜的羊肉和羊杂倒入热腾腾的汤锅中煮熟,然后捞起来沥干,切成薄片放入滚水里氽一下,再倒入汤碗中,冲入滚烫乳白的羊汤,撒上碧绿的葱花,一碗碗端上桌,还有一笼笼的红烧羊肉,粉蒸羊肉,鲜美无比。满满一屋子的宾客,满满一屋子的香气四溢。

元代马臻的《至节即事》“天街晓色瑞烟浓,名纸相传尽贺冬。绣幕家家浑不卷,呼卢笑语自从容。”真实地描绘了人们欢度冬至节的喜庆。冬至,冬藏,修心养性,养生进补,阖家团圆,“数九”,一阳初动春之始也。不论是诗词的文学描写,还是人们的热衷向往,自古以来都是人们对冬至节气,以及天道人事的深刻认知。

冬至已至,北京已经零下六度,昆明湖上是不是已经冰封雪冻?眼眸深处,湖面上那对挚爱的情侣,那件红色的绒衣,那件黑色的大衣,像冰雪中猎猎旗帜,迎风飘扬。

冬至已至,然你仍然未至。其实,苍茫岁月里,你又何曾离开过?

 

 

 


 

Baidu